抗“疫”时期的“代购”
来源:抗“疫”时期的“代购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8:27:54


“数据表明,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和工作条件存在严重缺陷,这些情况会加剧医护人员患职业病和发生工作事故的风险,引起他们的焦虑和恐慌。”土耳其医学协会强调,再次提醒卫生部门应改善医护人员的工作条件并提供防护装备。

《巴尔干透视》采访那位匿名土耳其医生表示,自己所在医院的三名同事新冠病毒检测为阳性,并怀疑包括自己在内的更多医护人员已经感染。

中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做到了公开、透明和负责任。美方那几个负责任的人,我想通过彭博社去问他们一下,可不可以让他们站出来告诉世界,如果当初最先发现疫情的国家是美国而不是中国,美方会处理的比中国政府更好吗?如果他们可以,那么请解释一下,从1月15日美国疾控中心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,到25日美方宣布关闭驻武汉领馆并撤出其人员,再到2月2日,美方对所有中国公民以及过去14天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之后的两个多月里,美方都做了些什么?为什么根据《纽约时报》3月11日的报道,美国一位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份就开始对美国国内的疫情“吹哨”,并提出警告,并且在2月份将检测报告结果报告了,美国的监管机构却被下令封口、停止检测?

执政党再度面临挑战,埃尔多安自捐薪水抗疫

近日还有著名的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主编也在BBC的节目上明确指出,“中国传递的信息非常清晰,可是我们浪费了整个2月份,这简直就是一场国家丑闻”。

1月23日,中国政府采取了关闭离汉通道的空前全面、严格彻底的措施。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果断、及时、有力,最大程度地保护了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,也为阻止疫情在世界的蔓延争取了宝贵时间。

布鲁金斯学会非居民研究项目研究员凯末尔·基里希(Kemal Kiri?ci)表示,“如果新冠肺炎继续蔓延,土耳其的卫生能力无法应对病例激增,公众对难民本来就已经有很强的不满情绪,如果在此情况下还与难民共享卫生系统,情况将进一步恶化。”

我也真心诚意想奉劝这几个政客一句,此时此刻作为政治家,他们应该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置于政治之上,继续政治操弄是极其不道德的,也是极其不人性的,应该遭到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谴责。我也想通过你们彭博社,建议他们立即调整工作重点和方向,把全部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到怎么去抗击疫情,全力抢救美国人民的生命,保障他们的健康上来。

据土耳其亲政府媒体《每日沙巴》报道,3月31日,土耳其卫生部长法赫雷丁·科贾在社交网站上宣布,目前土耳其每日的检测量已增加到15000多例,测试能力比前一日增加了25.3%。随着检测能力的提升,土耳其的确诊病例数已经在20天内从零增长到破万。

首先我想说的是大家都知道的,武汉的确是最早公开通报,发现了疫情的地方,但是最早它到底出现在哪里?到底是什么时候?我们注意到近期这方面的发现和有关的报道很多,有意大利的报道,有英国、美国、澳大利亚的一些专家,在包括国际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一些论文。关于这些溯源的问题,中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的,这是很严肃的问题,必须要交由专业人士来基于事实作出科学和专业的评判。现在各方的专家都在发表他们的意见,他们的观点也有很多的报道,这些科学权威、专业人士的观点是值得各方,包括美国国内的那些人重视和尊重的。